谁有短的幽默故事,什么年代的都行,求赐教?

2020-12-26 20:11 阅读 66 次 评论 0 条

九十年代初的一个炎热的三伏天,一家企业年近五旬的女领导不知为何事不通快了,从楼上的办公室里往下看了一下,突然之间发现了企业大院子里面居然有杂草生长!这还了得,连忙找到手下的一个部门主管,下午这个部门的全体成员暂时放下手里的工作,一同清理杂草!

这个男士小主管,因为头脑灵活,能说会道,颜值在线,很正常的得到女上司的青睐。只见他接受任务之后,立马安排全体下属顶着酷暑去拔草,然后就是回到了自己的小办公室,一面吹着电扇(当时空调还没有普及),一面将工作记录本放在办公桌上,接着就同自己的小女友开始电话海聊模式……

与此同时,其它的人员正在太阳底下忙碌着,虽然都是汗流浃背,可还是敢怒不敢言,谁让人家当头儿,咱是一个小干活的呢?

还别说,这个小男主管真的是能掐会算,两个小时之后,喝足了茶水,掐掉了香烟的他到院里检查下属的工作来了,第一句话就是:干完了吗?其它人你看我,我看你的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员工没有好气地回答到:在不完人完了!

编个段子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😁

有什么好的幽默故事分享给大家

一个四类分子的故事

邻村一个外号叫鱼贩子的四类分子。因为年轻时常去东海贩鱼而得名,他的本名反倒知道的不多了。鱼贩子据说是在大鸣大放时,说话过头,被打成四类分子的。

当时的四类分子,什么雨夜送通知(公社开紧急会议,雨夜没人愿去送通知,这就派四类分子去)扫大街什么的。还不时的挨批斗,遇有什么政治活动时还要参加游街示众。这些人在行动上受管制,在社会上受岐视,有个儿都说不上个媳妇儿,在社会上抬不起头来。

鱼贩子是个乐天派,从没把自己看成是四类分子,整天喜喜哈哈。而别人也对他另眼相看,邻居与他都有正常交往。鱼贩子常自嘲道:“四六(类)分,四六分,我是个十分的四类分子”。

当时,不定期开会批斗四类分子。就是把村里的几个四类分子,挂上四类分子牌子,站到主席台上,群众一边喊口号,一边登台发言批判。这对于四类分子来说,肯定是个很耻辱的事情。一次队长通知鱼贩子参加晚上的批斗会,他则问:“开多久,记多少工分?”,弄的队长哭笑不得。

再就是,为了配合当时的形势,也会不定期的举行游行示威活动。一般都是选个大集,那样人多,效果佳。一次鱼贩子参加了游街示众,就是大集这天,把四类分子挂上牌子,反绑着手,走在前面,群众排成四路或二路纵队跟在后面。一边走,一边喊着口号。这是个很隆重的集会。对四类分子来说,肯定也是很难受的日子。鱼贩子反绑着手,挂着牌子,低着头。看到卖蒜的,就停下了,用脚一踢道:“这蒜多少钱一斤?”把卖蒜的问楞了。心想,这四类分子被游街,还有心思买蒜?后面的人厉声喝道,快走!鱼贩子倒不慌不忙道:“你们游我街,累死我了,我买点蒜回家拌和菜,唱点酒解解乏,咋了?”

倒还理直气壮的。也亏了是他,要是换了别的四类分子,恐怕早就被踢倒了。

于是乎,鱼贩子的幽默被广为流传。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谁有短的幽默故事,什么年代的都行,求赐教? | 赣州客家新闻网
分类:笑话 标签:, ,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