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碎尸案,“碎尸”是有多恐怖?痛恨到什么程度?

2021-02-11 06:50 阅读 156 次 评论 0 条

这件事最恐怖的,其实不是把肉变成肉泥,而是,对于“头部”的处理。

大家都知道,许某某有过在屠宰场,屠宰家禽的经历,所以,对于血肉和内脏,其实已经见惯不怪了。有的朋友可能不相信,处理一个人,和处理一只家禽能一样吗?

说说我们在手术室里做手术吧!当一层一层的手术巾盖到患者的身上以后。

患者被麻醉了,不需要安慰,也不会喊疼。

这个时候,在医生眼里,看到的就只有皮肤、脂肪、血管和器官而已,说实话,如果看不到患者的脸,真的会特别专注于病变本身,而忽略人的本身。

所以,这件事最让人恐怖和不可思议的就是,许某某对于来女士的头部到底是怎么处理的?

如果,采取的方法也是捣碎、冲走,那么,基本可以肯定,这位许先生的心理状态不仅仅是好那么简单,很可能存在严重的病态。

一个人心理素质再好,再不把生命当回事,再痛恨,也达不到碎尸的程度,更不要说淡定的处理头部,所以,我怀疑,许某某应该是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,大家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?

新京报》因报道失实微博被处罚禁言,曾多次批评德云社是否客观

谢邀,《新京报》微博账号被封是事实,《新京报》多次批评德云社也是事实,但不能因为《新京报》微博账号禁言,就得出《新京报》原来批评德云社的稿子都是错的?这种“一好百好”、“一坏百坏”的认识论和是非判断方法是完全错误的,千万要不得。

《新京报》因报道失实微博被处罚禁言,曾多次批评德云社是否客观

第一,如同人一样,长大了出错犯罪,不意味从娘胎里出来时就是坏人。《新京报》也如此,倘若那样,当初为何批准刊号?为什么允许出版发行?新闻主管部门每年的核验干什么去了?

《新京报》因报道失实微博被处罚禁言,曾多次批评德云社是否客观

第二,我也不喜欢《新京报》。《新京报》嗜血,看热闹的不怕事大,而且推波助澜,火中取栗。个别人还习惯用西方国家的价值观生套中国的现实,而且颐指气使、态度傲蛮,似乎他们掌握了真理的钥匙和评判事物标准似的。

《新京报》因报道失实微博被处罚禁言,曾多次批评德云社是否客观

第三,德云社有巨婴倾向,加上人多,相声格调确实也不高,因此,经常敲打敲打,未必不是好事,你要不管严一点,用郭德纲的话说,这帮臭小子,什么话都会说出来,什么事也都能做出来,该管,该严管。

第四,北京一些媒体与德云社关系不睦是事实,但哪也不能因为他们关系不好,一有负面报道就定性为打击报复,不客观。但作为公共资源的媒体,动不动就封杀别人是不是也有些不妥?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杭州碎尸案,“碎尸”是有多恐怖?痛恨到什么程度? | 赣州客家新闻网
分类:赣州新闻 标签:, ,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