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没有一道菜或一种味道让你瞬间想到母亲与家?

2020-12-26 23:51 阅读 68 次 评论 0 条

血浆鸭!

有没有一道菜或一种味道让你瞬间想到母亲与家?

想起来就流口水!想起来就恨不得马上能回到家吃到妈妈做的很有味道的血浆鸭!

有没有一道菜或一种味道让你瞬间想到母亲与家?

血浆鸭是我地处湘中南老家的一道别具风味的家乡菜。又香又辣,还稍带点刚好能让你意味到的一丝丝酸,再加上那么些花椒极致诱惑的麻味,吃起来又是嚼味十足,搞得我每次恨不得连骨头都嚼碎了咽进肚里去,舌尖上的那酸爽,回味无穷,吃了还想吃,让人往往三月不知肉味!我们吃血浆鸭时,食不语这条古训,是遵循得最好的,吃起来时眼睛一边瞟着碗里嘴巴一边忙着嚼个不停,哪里还有心思顾得上说话?别人这个时候要是一本正经热热情情地扯着你唠叨,你说不定心里还直犯小九九,“这厮是故意扯我后腿的吧”,生怕自己吃得慢了别人吃完了。

有没有一道菜或一种味道让你瞬间想到母亲与家?

吃,倒还是其次。最来劲的还是在爸爸妈妈指挥协调下,妈妈要么忙这事爸爸要么忙那事我就捡点杂七杂八的事来做,一家人齐心协力做血浆鸭那份其乐融融的气氛。

有没有一道菜或一种味道让你瞬间想到母亲与家?

血浆鸭好吃但做起来也麻烦。首先打小半碗用来防止鸭血凝固的酸水,杀鸭子一般就是我妈妈的事了。我妈妈做家务事,是一把好手,利索得很。我从小到现在几十岁了,都是靠边站帮帮抓着鸭子脚的份。然后,我就老老实实坐在灶面前用柴火烧水。我烧柴火的技术有点臭,烟熏火潦的把水烧开了,我爸爸就忙着给鸭子拔毛清理内脏,我呢通讯员样递东递西打打下手。斩鸭子成块也是技术活,得小块点,好入味,什么部位怎么斩都有讲究,我都看了几十年了,我妈妈可还是不放心让我斩。炒血浆鸭,我妈妈就更有独到经验了,用锅盖闷,炒一下闷一下。等炒香了出的油少了,就加青辣椒猛炒,再加花椒,等我在边上忍不住咽口水了,这道菜的终极特色就来了,给鸭子浆血。这时柴火不能太大又不能太小,浆血要炒熟又不能炒老炒得太干,这个时候平常从不多话的妈妈往往把我指挥得神经高度紧张,好像一家人转过来转过去忙了半天就为了这一刹那,这个就是火候了。

不过,我心服口服!妈妈炒的血浆鸭,在院子里那是确实出了名的好吃!

慢慢的,爸爸妈妈老了,喂鸭子、做血浆鸭又都是需要耐心烦琐得一丝不苟的活,但爸爸妈妈就算每年都直摇头不厌其烦说实在不想喂了,但每年总是还要喂个六七只鸭子才安心,好等我们一回家就有想了无数回的血浆鸭吃!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有没有一道菜或一种味道让你瞬间想到母亲与家? | 赣州客家新闻网
分类:赣州美食 标签:, ,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