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家话说:这个人藏肉什么意思?

2020-12-27 06:22 阅读 186 次 评论 0 条

藏肉就是说这个人体重值不低,但是看起来很瘦历史源流 客家人,是汉民族的一支重要的民系,即指原籍为河南地区的中原汉族,在东晋战乱以后南迁在广东、广西、福建、江西、湖南、四川、台湾以及海外的一个特殊的族群;是汉民系的独特而稳定的群体;客家人的聚集地为赣南、闽西、粤东三角区(这里有二十九个纯客县,是客家人的大本营)。客家话是客家人的独特语言;客家人有特殊的客家文化和习俗;客家人具有独特的客家精神。概括地说,客家人是由于历史原因形成的汉民族的独特稳定的一个民系,他们具有共同的利益,具有独特稳定的客家语言、文化、民俗和感情心态(即客家精神)。“先到为主,后到为客”。先期在当地居住的人,便称这群后来的人为客人,当地官府注籍中亦称为客户,以后通称为客家、客家人。

江西省内县市的语言差别大吗?

我们大中国有五千多年的历史,幅员辽阔,有57个民族,除了一些少数民族有自己的语言以外,说汉语的就有七大方言(也有人认为是八大语方言)。它们是:北方方言、吴语方言、闽方言、粤方言、湘方言、赣方言、客家方言。其中“赣方言”以前被称为“南昌方言”。细细琢磨,赣语内部的各方言之间从北到南相差甚大,以至于互相听不懂。

南昌筑城已有两千多年,因此南昌话应该有两千多年的历史。两千多年以前南昌话是怎么说的?古时候没有录音机,我们无从知道。但是南昌话里面包含着许多古语的发音确实事实。比如:企到(站住)、绔到(蹲下)等。一般普通话有四个声调,而南昌话是七个声调,有的语言专家甚至说有九个声调。

南昌话在赣中一带互通性特别强,比如:抚州地区、九江地区的南部,宜春地区的东部,景德镇,萍乡,新余。这些地方的人一般都能听懂南昌话,而南昌人也基本上能听懂这些地方的方言。

赣方言比较复杂,各地区方言既有相通的部分也有不同的部分,这是中国南方地区普遍存在的非常特殊之处。

九江北部地区的方言听起来似乎既像湖北口音又像安徽南部口音,似乎与赣方言没有半毛钱关系。听起来婉曲轻柔,抑扬顿挫,给人一种特殊的审美感受。我小时候有一位邻居,姓李的阿姨,特别喜欢我,见到我就要问“伢儿也,气饭了不?”(相当于我们南昌话“崽也,恰了饭波?”)六十多年过去了,至今想起来就觉的亲热,温暖充满爱意。

我的感觉,只要九江人说话不要那么快,还是能听懂。我说南昌话,九江人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障碍。

我觉的最难懂的就是上饶话。以前读书的时候,班上有几位上饶人(广丰人),他们之间说家乡话,我竟然听不懂。查其历史,原来上饶古属扬州,春秋为吴越之地,现在上饶市的位置处于中国江西省东北部,与浙江、福建、安徽三省交界,受区域语言的影响,上饶方言隶属吴方言语系。苏州话、无锡话、嘉兴话、绍兴话、宁波话等都属吴语的一种。年轻时经常去苏州出差,觉的苏州话虽然软软的,听起来舒服,但是却很难听懂,有一次还把“茶叶”听作“树叶”闹了笑话。怪不得我听上饶话特别费劲。

江西南部(包括赣州市和吉安市)以客家话为主。说客家话的范围集中在江西、福建、广东三省交界的一个很大的地区。我小时候在赣南的赣州、上犹、大余呆过几年,那时候客家话能听能说。离开那里的六十年了,现在赣南的客家话如大余话,我还能听得懂,但是已经不会说了。赣南的客家话也有很难懂的,前年我去大余重游,听大余人说,他对上犹话就很不感冒,说上犹话他听起来也困难。

奇怪的是,唯独赣州市市区的方言与周边毫不相干。小时候记得,只要一出赣州的城门,语言就不一样。据到过赣州的北方朋友告诉我,他们居然能听懂赣州话。而赣州市周边的语言他们却完全听不懂,这是为什么?上世纪八十年代中,去柳州开一个会,我忽然觉的自己不是在广西柳州,而是在江西赣州。柳州人说的柳州话我居然能听得懂,和赣州话差不多,于是我干脆用赣州话与柳州朋友交流,相隔一千多公里的两座城市的语言怎么会如此相近呢?很多年以后,在北京遇到一位据称对方言颇有研究的四川人,他说柳州和云贵川的方言都属于西南官话。为什么赣州话与西南官话相似?究其原因就是明朝时期的心学家王阳明都在这两地当过官,是他把西南官话传播给了赣州。这种说法并不对,王阳明是1516年在赣州当过都察院左佥都御史。当两广总督在广西柳州桂林一带剿匪是在1528年。时间上对不上。

为何赣州话与西南官话相似,各位朋友,你们有没有知道的?如果有,请赐教。谢谢!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客家话说:这个人藏肉什么意思? | 赣州客家新闻网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