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岭北镇申通能到么?

2021-04-05 19:05 阅读 122 次 评论 0 条

不能到。派送范围赤坎区、开发区、霞山区、麻章区市内、廉江市区、遂溪县城。 不派送范围赤坎区:南坡镇、调顺岛。霞山区:湛江港区、湖光镇、华港工业区、海头镇、东山镇。坡头区:全境不派送。麻章区:合流镇、太平镇、钢材市场、麻章镇、东坡岭。遂溪县:岭北镇、洋青镇、建新镇、沙古镇、杨柑镇、下六镇、草潭镇、北坡镇、黄略镇、城月镇、乌塘镇、港门镇、河头镇、乐民镇、江洪镇、界炮镇。徐闻县:全境不派送。廉江市:石角镇、良垌镇、长山镇、吉水镇、塘蓬镇、安铺镇、横山镇、营仔镇、青平镇、石岭镇、雅塘镇、高桥镇、车板镇、红江农场、石颈镇、石城镇、新闻镇、河唇镇、和寮镇、红湖农场。雷州市:全境不派送。(注:村组一律不派送)

你们村有没有比较有意思的人物故事或者传闻,分享一下?

在我们农村的老家,邻村有个人极有名儿,就因为他们一家人“过日子”出了名的“抠”。

他姓什名谁,这里不好说,也不能说,暂且用“老抠”替代之。

因为他实在太抠了。

老抠抠到什么程度呢?有下面两件小事儿加以说明。

第一件事儿:

八十年代末,老抠村庄里拉上了电线,扯上了电灯。

没扯上电灯前,都是用煤油灯来照明的,花钱很少。

可用电是要收电费的。老抠为了省钱,电灯几乎不舍得开。

有一年,老抠养的一头猪长大了,要卖,就去找猪贩子。

猪贩子到他家的时候,天已傍黑儿。抓猪,捆猪,过称,一通忙活完,天已大黑。

算完帐儿,猪贩子给老抠钱,并嘱咐他点好,看好。

那天整好是十五日,天又极晴,天上的月光很亮。

老抠舍不得浪费电钱,不去屋里拉开电灯,就在外面院里就着天上的月光,点钱,还举着钱认认真真仔仔仔细细地看真假。

认为万无一失了,就收了钱。

谁知第二天不放心,又拿出钱来看,就发现有两张五十块的假钱。

那年代,一百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。

老抠急了,直接去找猪贩子。

猪贩子当然不认帐儿,说:是你一张一张数好看好的,这都过了一夜了,谁知道那假钱是谁的?

尽管老抠和人家争讲子人大半天,无奈那猪贩子就死不认帐儿。末了,还说是老抠把假钱故意放进去,来讹他。又要打人,又要报警的。

老抠一点办法也没有,虽说心里疼得如同给人挖了心头肉,可他生性又胆小,末了只好自认。

可是,这场哑巴亏吃得太寃了,竟然在大街上骂了猪贩子三天整,一个一米八三的大汉子,还在街上,守着众人呜呜大哭。

并且,事儿过后,都心疼的生了一场大病。

据说,在医院里也花了好几百块呢!

当然了,那两张假钱到底是谁搞得鬼,直到今天人们也不得而知。并且成了一件无头案。

第二件事儿:

也还是在那个年代,我们老豪那儿,家家户户都种黄烟。

由于种烟多,卖烟的时候极难。

烟草收购站为了快收快结,在大伙卖完烟结帐的时候,嫌找零钱费劲儿,往往就会用一些实物来顶。

比如火柴了,糖块了等等。

那天,老抠和他小姨子一块去卖烟。

老抠先卖了,但有十几斤末级烟不够格,被拒收。

没办法儿,就放进小姨子烟堆里,给代卖了。

去结帐儿的时候,人家找零给了五盒火柴。

那时,一盒火柴二分钱。

老抠和小姨子分钱的时候,却因为这五盒火柴,分不开了。

因为一人两盒,还剩一盒,这一盒给谁呢?

老抠小姨子知道老抠抠门,可也不甘心给你帮了你忙,你还这么抠,非多要一盒火柴不行。

于是,两个人就在大庭广众之下,为这五盒火柴怎么分才公平吵了起来……

你道这火柴末了怎么分的?

竟然是把火柴匣里的火柴,一根儿根儿数出总数,二一添作五,平分了呢!

哈哈哈!

……

这是真人真事儿,在我们农村老家那地儿,十分出名。简直成了一个代名词儿。

当然,我在这儿只是简单的说了事儿的过程,其实,据目击者称,当时的场面儿,要热闹的多。

就是到了今天,在我们老家,大伙儿要是笑话一个人小气,抠门儿,就会说“真是XXX的火柴”。

也说“别拉灯”,“拉开电灯花电钱”之类的话儿。

呵呵,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。这算不算是一个极端抠门的个例呢?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岭北镇申通能到么? | 赣州客家新闻网
分类:赣州新闻 标签:, ,

发表评论


表情